曲冰部落的永續發展之路
曲冰部落的永續發展之路
美化環境基金會與曲冰村民攜手合作打造生態有機村

姜樂義 美化環境基金會執行長
廖金池 曲冰部落虹谷有機農場負責人

摘要

在曲冰,光著腳丫到處亂跑,享受著大自然的三溫暖,躺在操場看著滿天的星星,清晨中倘佯在藍天白雲下搖晃著鞦韆,吃著最簡單的甜玉米,落花生,黃的,紅的小甘薯.. .一切是那麼簡單,卻也是最豐盛的...(國語週刊編輯)
曲冰的美真的令人難忘,也感謝姜大哥對這次活動的用心,讓我體驗傳說中的世外桃源應該就是如此,整體來說這次的體驗營對活動相當成功,這都歸功於姜大哥的用心和曲冰青年們的努力..(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研究生)
四天三夜的體驗中當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曲冰美麗的風景和晚會中宛如天籟的合唱(八部合音),這次留下一個遺憾,便是並沒有把"回家吧"這首歌學好,也可惜沒有機會藉由獻唱這首歌,來感謝曲冰部落的人們對我們的熱情招待......(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研究生)
美化環境基金會的執行長姜樂義二十多年前,因著以天主教友身分來到曲冰參與當地教會的暑期道理班活動,立刻被曲冰好山好水吸引,就此與曲冰結下不解之緣。二十多年來,姜樂義持續走訪曲冰,並在接任基金會執行長後,便將曲冰視為基金會的工作重點之一。對於原本經濟狀況不太好的曲冰部落,美化環境基金會總是想辦法引進資源,給予地方幫助。一直沒有專業團隊進入幫忙的的曲冰部落,只有美化環境基金會在斷斷續續的機緣下運用政府部門的資源便開始在曲冰推廣社區營造與環境改造的教育推廣工作。美化環境基金會在部落除了宣導環境美化的重要性、推廣垃圾分類外,其實,基金會投注地方的,是更多關心。近年來更開始帶領著在部落待業的青年學習社區營造與大自然的經營管理,嘗試各種培訓與研討活動,讓部落青年能有多元化的學習機會。
關鍵詞:原住民部落、生態旅遊、有機農業、社區營造、永續發展、八部合音

一、前言
曲冰部落不能算是風景最美的原住民部落,但是到過曲冰的訪客都會說曲冰是美麗的地方,因著交通的不便與目前當地仍是甲種山地管制區,所以會進到與曲冰遊客還不多,而也因著訪客的有限,曲冰最難能可貴的是多數村民仍保有著淳樸簡單務農生活。永續發展的生態村應是個可以自給自足的部落,曲冰部落在聯外道路未通之前是個能自給自足的社區,過去的生活也算是相當富庶。可惜的是如一般的部落相同,因著城鄉的差距與資訊落差,村民的教育並未有好的改善,因而部落的進步有限。
曲冰部落是位處台灣地理最中心的農村,雖不算是最偏遠深山部落,但距離最近的大城鎮埔里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曲冰部落是最北的布農族部落,沿濁水溪往南一路到屏東都有布農族的部落,往北則從鄰村松林部落至北縣烏來福山都屬泰雅族的部落。
曲冰曾經有過名氣是因著救國團曲冰拓荒隊的經過,有些人早在求學的時候造訪過曲冰,走過那條全長七公里多的郡大溪古道北段的「理蕃道路」,沿途須經六、七座大小吊橋。一個多小時的拓荒過程中,路上風景秀麗自是不在話下,水流、吊橋、林間小徑、隨處可遇的果實、對岸舊部落的梯田景觀等都是未經過度開發保有自然的山林景緻,”曲冰—武界古道”是許多人年輕歲月的記憶,也是對曲冰存在的「既定印象」。只可惜曲冰通往武界的古道,在九二一地震中被從山頭滾下來的土石掩埋,早已無法通行,僅剩下最前頭的二座吊橋和一小段山路。
古道崩塌後四年多來幾乎沒有觀光客進入,雖然前些年因著奧萬大開放觀光,到曲冰的人數增多了,但是就人口比例而言,拜訪過曲冰的人卻仍屬少數。絕大多數的人只會在霧社、廬山、奧萬大逗留,不會再往更深山的曲冰前進。或許是曲冰沒有具備某種特殊觀光資源,無法吸引大批遊客到來,郡大溪古道北段崩塌前如是,崩塌後情況似乎更為悲觀。
  現居在曲冰者,有九成六為布農族卓社群(Takitudu,鄰近的武界、過坑也是卓社群)。從日治時代開始,曲冰人就被教導種植水稻等農作物,直到現在全村還是有九成以上的居民從事農作。若說曲冰是個以農立村的聚落並不為過。更甚者,這裡的人會驕傲的說,當年曲冰所生產的稻米是要進貢日本天皇的。只是,就算曲冰年年有豐沛的物產,能種出品質優秀、種類繁多的經濟作物,甚至所出產的青椒還是市場上價格的指標,但當地人還是體悟到台灣進入WTO後,將可能面臨到的競爭壓力。於是,圖變、圖特殊的需求日增,意見領袖們開始思考,如何找到屬於曲冰的地方特色,尤其是,當古道不復、遺址難再時,曲冰要如何讓人進到部落來?曲冰如何生存下去?

二、曲冰部落的歷史與人文背景
曲冰部落位於南投縣仁愛鄉萬豐村,為分佈最北端的台灣省原住民布農族之卓社群;全村約一百七十戶,人口約有八百人。部落生計以務農為主,約佔總人口數90%,年青人在外地求學與工作者也占不小比率;本地主要產品有稻米、玉米、豆類、香菇以及竹筍等,近年來更積極推廣青椒、豆苗等有機蔬菜,深受有機商店、醫生團體及特定社區青睞;未來村民有意朝著全村集體推廣有機農業發展,希望能成為一個自給自足,可提供養生休閒的「曲冰永續生態有機村」。

(一)、曲冰的地理環境
「曲冰部落」位於台灣溪流面積屬第一的河川「濁水溪」上游,右鄰泰雅族松林及親愛部落;左接布農族的法治部落,後方隔中央山脈與花蓮縣相鄰,是居住於海拔一千至二千公尺左右之山區,是最能適應高山環境氣候的族群,也是東南亞土著族群中,住在最高地區的一族。因萬大北溪有片崩壁,使「濁水溪」長久以來由這裡及沿岸沖走了許多砂石而混濁,因此,造成了曲冰濁水溪河床宛如海岸般的沙景,成為本地環境一大特色。
曲冰除了有幽美的山谷外,濁水溪的美,也是難得一見,由於曲冰位在濁水溪的上游,村旁寬闊的沙岸,有如海灘之沙岸,卻是位在海拔六百公尺的高山內,也可稱為一奇。而濁水溪上游的河床,如以縱切面觀察會發現,僅有濁水溪與萬大溪合流處及武界部落上方這兩處地點為遷急點,正好可利用河床的落差發電,所以,日治時代便在萬大溪合流處設置水壩成為萬大水庫並設立發電廠,而在武界上方則築一巨型攔水壩,在此水壩右側鑿一隧道直通日月潭,引此段濁水溪之水供日月潭大觀發電廠之用。這段隧道全長十五公里,不僅鑿穿整座山脈而且輸水管口徑相當大,足見當時工程之浩大與艱鉅,然而濁水溪的輸沙量卻遠較當初估計來得多,以至武界水壩築好未久,在歷經幾次颱風暴雨的侵襲下,淤積了大量泥沙,而逐漸形成今日「武界土壩」的模樣。在早期水壩完工蓄水時,從曲冰至武界之間尚能行駛小船。如今這些景像已隨著溪床的填高淤塞而為歷史了。冬天時,可由曲冰溯溪床而至武界,不需經由古道,有另番味道。
由於曲冰與武界間之步道,屬於郡大溪古道的北段,以丹大林道分界,開發較多,途中有六座大小吊橋,且沿路寬廣的濁水溪清流緩緩低吟而過,遙望遠處則是青山鬱鬱、梯田疊疊,幾戶人家在其中,氣氛平和猶如仙境,路上梅樹、竹林增添幾分姿色,一端為武界壩,風景優美,頗具特色,因此地迄今仍為山地甲種管制區,故一般遊客並不多,生態環境也較少被破壞。

(二)、文化古蹟-曲冰遺址
早在1935年時,日本人馬淵東氏在埔里盆地至武界及其上游一帶,即有發現一些石刀石斧之類的東西。民國69年10月,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教授陳仲玉先生,於曲冰部落北方約一、二公里處的高位河階上,發現具考古價值之史前石器與陶片,最早進行挖掘之處,布農族人稱其為「姊源」。根據出土之石製用具,如石板岩、石牆、石板棺、石斧、紡硾、尖錐、網墜、以及夾砂灰、紅色陶片等,該遺址文化類似濁水溪中游一帶的「大邱園文化」,距今約為一千五百至二千年間,屬於鐵器石期的文化階段。目前挖掘的部份,大約只有遺址的十五分之一。於民國七十七年列為三級古蹟。原先挖掘之處,為避免遊客破壞,現已將其掩埋;有待將來作進一步的考古挖掘,以及陳列館之規劃展示。曲冰遺址面積有一公頃左右,然而實際卻只挖掘了三千多平方公尺的範圍,總計曲冰遺址出土了二千九百多件石器,包括耳玦、墜子、手環等裝飾品,以及十萬多陶片、陶把手殘片、石紡輪、打製石斧、石矛、石刀等古物與七十二具石板棺。位在濁水溪上游的曲冰遺址,大約在一千五百年前左右,人類已移居這個地區,過著漁牧生活。從出土的文物中得知,當時在上游的河谷中,當時的住民除了在肥沃的河階台地上耕種,附近原始林中奔馳的動物形成了最佳的獵場,而從出土的捕魚網墜中也看見當時的住民與溪水建立的密切關係。

(三)、布農族卓社群曲冰部落簡介及傳說故事
依族群區分,曲冰部落的居民屬於北部布農族的卓社群,是由卡社群的祖居卡社分離出來的,日治時代日本人為了管理方便,將原散居在深山裡的卓社群,強迫統一搬遷到濁水溪的最上游稱為「干卓萬蕃」(日本譯音)的地方定居,布農話稱KOKOA,意即藤,當地產有相當多的藤而名之。與其他兩個部落─武界與過坑,是南投縣仁愛鄉境內僅有的布農族的社區。
「曲冰」(TISAU)本是居民稱舊部落的地方其名是怎麼來呢?有一說是濁水溪溪底曲折波動晶瑩的流水,閃著銀光,彷彿冬日將凝的冰霜。也有一說是濁水溪流經當地有七個彎區河道而得名。民國三十五年台灣光復後不久,政府因唯恐濁水溪流會不斷上漲危及居民生命財產安全,遷村至現在村落所在地(SIMAUN) 。但在地圖及行政區上,卻很難看到「曲冰」這個名字,光復初期曲冰部落與隔壁武界部落合併為法治村,至民國五十八年才獨立成一個村,因據說是因為「曲冰」聽起來有與「飢貧」同音,當地人為求富足而更名為萬豐,不過這是否會使曲冰之美不為人知呢?
武界位處南投縣仁愛鄉偏遠山區,為一四面環山的河谷盆地。它是位於濁水溪邊的布農族部落,境內有溪流、瀑布,是個有部落風采的香格里拉。武界的地名是取自布農族語「布卡」的諧音而來。「布卡」是地底沼氣冒出地面的聲音。

(四)、曲冰部落居民遷移過程
依據已故耆老Balan(余王來田先生)口述,往昔時代Takittudu(卓社群)是從Takibakha(卡社群)分出來的。當時祖先移往卓社大山開墾定居,在卓社大山這個地方族人正式脫離Takibakha(卡社群)創立自己一族名稱為Takittudu(卓社群)氏族,其後在卓社大山區域內居民又有一部分人最早更漸進遷移到Taqul taban(干卓萬)地方勤奮開墾定居就是現今萬豐村住民Takittudu(卓社群)的祖先,日本人來台統御當初本族人已久居住此地。
而曾任警察的Tauqan(田銀旺)查證日據時代資料書記述:十七世紀末時期Takittudu(卓社群)氏族誕生的,卓社群所在地是位於卓社大山3279公尺的地方,今萬豐村卓社群祖先是從卓社大山地域內遷移到Taqul taban(干卓溪)地點是現林務局管轄內第六林班地帶予鄰接第七林班帶開墾定居。
1913年(大正二年)七月政府於Vaqlas(拔格刺史)社設置駐在所,名稱為干卓萬警察管吏駐在所,為管理該地區之散住戶。
1922年四月干卓萬駐在所管內的散住戶調查人口統計共有六個社,戶數一二二戶,口數一0一五人,族人散居廣大區域,由於為管理該地散住民甚不便,日治政策實施統一集團移住,是年七月起Vaqlas(拔格刺史)社十一戶、Taqul(德格爾)社八戶、Ludun(魯倫)社二十戶、Kukus(谷谷侍)社四戶、Sailu(塞路)社一戶等共計戶數四十四戶,口數四二一人。首次集體移往在位於族名稱為Ququaz(現稱舊部落)平坦的地方,之後其他陸續移住在二年內移住完成。
1925年正式把移住地Ququaz取名干卓萬社,是年十二月依政府調查人口戶數九三戶,口數八二九人,Kukus(谷谷侍)社移住到武界,Sailu(塞路)移住到過坑。
1929年時日本年號昭和四年依政府調查居民人口統計,戶數八三戶,口數五七一人,這四年來人口減少很多。
1931年原來第一次移住Ququaz的布農族人已有九年,由於下游電力水壩之影響,是年政府重新開發建地、田地、旱地、山坡地等,該地族人被遷往到現社區左前方濁水溪對面有一處位於第一號吊橋與第二號吊橋之間平坦地,此地族人名為Tisau(干卓萬社) 。
1949年原來居住在干卓萬社有十九年的居民,因下游水壩年年積砂擴漲,田地、旱地、地上物等年年流失,危及住民生命財產安全,必須遷離這塊狹窄之地。經村民會議居民堅決移住在位於今萬豐社區所在地。是年四月完成第三次的遷村,同時盛大舉行移住紀念日,此地方族人稱為Simaun(現名為萬豐村) 。
1997年本村戶數一四七戶,人口一0三七人,大部分是Takitudu(卓社群)氏族與其他外來遷入的巒社群卡社群平地人等。

(五)、曲冰人的文化與傳統表演藝術
1.歌唱
曲冰布農族人歌唱與生活是分不開的;布農族的和音,是全世界音樂史上最特殊的布農族八部合音歌唱;布農族人喜歡一起唱歌,獨特的群體性歌唱方式,產生了無與倫比的多音性音樂,其代表作如下:
◆祈禱小米豐收歌(pasi but but)
◆歷劫歸來歌(den ga bu)
◆問答歌(no in dina honko)
◆ 獵前祭槍歌(pislahe)
◆ 誇功宴(malastapan)…….等。
2.年祭慶典
打耳祭是布農族全年中最盛大的祭典,由長老宣佈在四月月亮稍缺時舉行,並由過去一年中狩獵成績最好的人擔任主祭。全族男性,不論成人或男童(包括小孩、嬰兒)都要參與,而小孩可由長輩扶助完成射耳動作。男童射耳儀式的目的,在於希望他們日後成為一位神射手。
所以打耳祭象徵著成年儀式,表示男孩經過打耳祭後,才可以狩獵。完整呈現在布農族卓社群的打耳祭儀與傳統生活技能,其傳統生活技能包括:石陷阱製作,射箭,鑽木取火,擣米,鋸木材,劈木材,爬竿,負重,抓豬…..等。

三、曲冰部落面臨的挑戰與有機農業發展歷程
發展生態旅遊與種植有機蔬菜為主的養生休閒農業會是部落未來發展的趨勢,曾經當過村長的廖金池先生,在曲冰部落裡擁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除了熱心公益外,他是同年紀中少數擁有中學以上學歷的人,也是少數在年輕時候就選擇離開都會回部落定居的人。「以前生活沒什麼經濟壓力,直到八○年開始,到曲冰的公路通了,外界文明進來,購買冰箱、電視、摩托車......的慾望多了,才感覺到生活的壓力。」廖金池說。所以也就是從公路通車開始,地方引進化學肥料、農藥來確保收成。「第一年的確收成不錯,但是幾年下來,就越來越沒什麼了。」
  為了獲得較好的生活,八六年廖金池轉種青椒等高難度的經濟作物,並在隔年推動成立「萬豐農事研究班」,鼓勵大家種植青椒。由於農事研究班採取共同選別、共同計價的經營方式,使得曲冰所生產的青椒,分級嚴格、明確,在市場上廣獲好評,因此居民也曾有過年收百萬的情況。
  或許青椒可以在一地一特產中脫穎而出,成為曲冰對外的特色?不過就在青椒能獲得不錯收益的同時,廖金池卻選擇轉作沒有經濟價值的「有機蔬菜」。「從收集的農業資料中,我知道化肥與農藥對土地的傷害。於是一九九二年,我開始參加有機農業講習,並在隔年嘗試種植。」
  「有機作物,其實是回歸老祖宗的智慧。日治時候,日本人就教導我們的祖父母作堆肥、用草木的餘灰來除蟲,只是當時沒有『有機』之名而已。」雖然,開始種植時仍有一部份使用化肥,但是一陣子的摸索後,九四年起,就完全是有機種植,不再使用任何化學藥物。
只是,這次廖金池雖然還是走在大眾前面,率先嘗試新做法,但立即可見的經濟成果卻使大伙不敢貿然跟進。「剛開始的幾年,有機作物根本賣不出去,通路太少是個問題、『菜蟲』剝削也是個問題,能賣出三分之一就算不錯。其餘只能送傳統菜市場,不然就是讓菜爛在那裡。」
  從青椒到有機蔬菜,由盈轉虧,廖金池不僅面對著眾人的質疑,就連老婆也不甚同意,「鬧了好幾年的家庭革命」。有一次一位老長官問他:「你做有機,有賺到錢嗎?」「到今天為止,還沒賺到錢。但是,我賺到了我自己的身體。」「那有機蔬菜還能種嗎?」「長官,如果不種有機,那台灣的土地沒救了!」
  「就算風險很大,還是要做。從事有機是永續經營的觀念,化肥對土地傷害太大。土地終究是自己的,要愛護它只有有機。有機是利用一物克一物的道理,是與大地共融共和,用辣椒、九層塔、大蒜等味道重的食物來驅蟲,或是給牠們吃也沒關係。因為『敬天喜物』是我們布農族的中心思想。更何況,走在自己的田地上,安心多了。」廖金池說。
  除了自己種植外,為了推廣有機作物,廖金池也從親戚開始推動,以理念說服親人參與,還請了許多農業專家來曲冰演說,「很多東西不是利益的事。不打農藥才能愛護土地。」只不過,多年下來,只有六戶人家受影響參與有機種植,絕大多數都還觀望著,沒打藥蟲會死嗎?賣得出去嗎?人力成本過高,都是裹足不前的原因。而參與的六戶,果不其然都是廖金池的親戚,岳父、堂兄、老婆的堂兄......。
  廖金池也在這段期間內,創立了屬於曲冰有機作物的地方品牌-「虹谷」,並以自產自銷的方式,逐漸打開市場口碑。「我們很少送到有機店販賣,大部分都是跟一些老師、醫生、醫院團體合作。我們與團體合作前,都會先請他們來部落一趟,實際看看我們的環境。而且,我們嘗試在曲冰種植各種類的作物,我希望顧客找我們一家就可以獲得多種產品。」
  受到近年各界回歸自然的呼聲,去年,從事有機作物的農家開始轉虧為盈。曲冰發展的有機種植也逐漸受到地方重視,加上今年高麗菜價不景氣,詢問有機種植的戶數一下子變多,「這一陣子來問說有沒有辦法種的,就有二十多人。不過今年只預估增加十多個人,這十幾個人要與我們有相同理念才行,如果偷打藥,今後我們的牌子就免談了。」
  雖然關注有機作物利潤,想要跟進種植的人數大增,對當初苦心推廣有機種植的廖金池來說,應該已是完成心願。不過,他的目標,卻是希望整個村子都揚棄化肥、農藥,完全成為一座「有機村」。「不是看在利潤的關係,當年我們開始種也不是為了賺錢。」
  而「有機村」正是曲冰面對外界的樣貌。「不只生產、銷售,我們還希望曲冰能成為休閒農業的休閒場地,來曲冰可以進行一趟生態之旅。了解有機種植之餘,更能品嚐有機大餐。只不過,這一切都不是可以快速達成的,我們預估這過程還需要五年。」

四、曲冰部落生態旅遊發展潛力與初探

(一) 、曲冰十景
1.曲冰峽谷
2.曲冰遺址
3.姊妹原(香糯米故鄉)
4.引水灌渠鐵管橋
5.濁水溪河床
6.十字山
7.曲冰武界古道(吊橋群)
8.虹谷有機農場
9.精靈瀑布與天使瀑布群
10.八部合音

(二)、曲冰部落生態體驗步道與知性遊憩路線
第一條 十字山步道 一小時/坡度大
沿村辦公室右側--部落後糯米椒田叉路上山--聖母亭--十字山
第二條 台電高壓電塔步道 二小時/坡度中等/步道約一米多/微塌坊
台電高壓電塔保線道--曲冰部落二次遷村遺址--駐在所舊址—
第一電塔--第二電塔
第三條 萬大林道曲冰支線 二小時/可沿途俯瞰部落與濁水溪
虹谷--沿林道步行--可達部落後山山頂(山頂有農舍)
第四條 妹原林道 二小時
梅園吊橋--妹原--河床--林道
第五條 溯溪路線 二小時/溪谷觀瀑與天然spa最佳路線
曲冰橋--石板灌渠--舊居--原始林--精靈瀑布--水濂洞--天使瀑布
第六條 舊鄯落武界步道 三小時
舊部落--石板屋--原始林--大觀水庫(武界壩)
第七條 中之線警備道路/郡大溪古道 三小時/吊橋群/瀑布(水源頭)
一號吊橋--可愛小屋--奈何橋--情人橋--動動橋--台灣之心瀑布群
第八條 曲冰峽谷/曲冰遺址 三小時
姊原--引水灌渠鐵管橋--曲冰峽谷--曲冰遺址—香糯米故鄉
第九條 濁水溪河床戲水 一小時
一號吊橋—干卓萬橋—撿拾台灣之心板岩與戲水

(三) 、曲冰部落附近之生態環境
水溪流域面積為全台第二,流域內的地理環境複雜多元,氣候條件含括溫帶及亞熱帶,使境內生態體係呈現豐富多樣的面貌。在上游山勢陡峻,水流湍急處,如萬大溪、塔羅灣溪等,大型魚類難以棲息,除卡社溪丹野農場區段,河道平緩、水量穩定、水棲昆蟲繁盛,有人工放養的紅鱒在此繁值,學者曾建議在此地復育國寶魚櫻花鉤吻鮭:;其他的魚類有@魚魚、石斑、溪哥、台灣纓口鰍、埔里中華爬岩鰍、花鰍、A虎、鮨、羅漢魚、馬口魚、吳郭魚等魚類,但水庫及水壩的建築,使得河川變成湖泊,導至原生物種棲地的改變,再加上放養具經濟價質的鯖魚、草魚、鰱魚、鯉魚、鯽魚等魚種,也影響原本的生態體係。
兩棲類方面,萬大水庫區內為拉杜希氏赤蛙、斯文豪氏赤蛙及虎皮蛙的生長棲息地,另外其他地區還發現梭德氏蛙、澤蛙、斯文豪樹蛙、莫氏樹蛙、白頷樹蛙、褐樹蛙、日本樹蛙、艾氏樹蛙、盤谷蟾蜍等兩棲動物。爬蟲類包括紅斑蛇、水蛇、錦蛇等蛇類。鳥類方面,濱溪鳥類有白腰雨燕、台灣藍鵲、小剪尾、夜鷺、河鳥、鉛色水鶇、冠羽畫眉、紅嘴黑鵯、大冠鷲、竹雞、帝稚等27種;我們的島製作小組亦曾在前往靜觀的路上,拍攝到兩隻大冠鷲在空中盤旋求偶的珍貴畫面,郡大林道則為國寶鳥藍腹鷴的棲地之一,帝雉曾被發現漫步於丹大林道上。哺乳類動物有山羌、常鬃山羊、野豬、台灣獼猴的行蹤。
植物方面則有天然的台灣櫸木、黃連木、台灣欒樹、台灣二葉松、紅檜、鐵杉、楠樹、櫟樹、樟樹等樹種,還有人工栽植的竹林、油桐、杉木、果樹,還有檳榔及茶樹,樟樹所熬製的樟腦曾是台灣出口的大宗,也造就集集鎮樟腦業的勝況。
濁水溪為台灣最長的河流,流域內地形景觀多樣而豐富,濁水溪上游的河谷地形的介紹如下:
1. 地利峽谷至武界的濁水溪流路大致為曲流地形,其中大部份呈成育掘鑿曲流,河床狹隘,為連續的峽谷地形,尤以丹大溪合流點至武界之間的「良久峽谷部」為最,此峽谷部曲流,直線距離16.3公里,實際流路長27公里,流路迂迴率達166%,曲流地形之發達由此可見。地利至武界的河階地形亦甚發達,左岸有依西羅瓦河階及治茆河階,依西羅瓦為高位河階,治茆河階為低位河階。右岸有位在布努爾對岸的低位河階,以及位在伊西羅瓦對面的河階地形,可分上下兩段,上段為高位河階,下段為低位河階。
2. 丹大溪合流點至武界之間的河谷為標準的掘鑿曲流,最為顯著者為「良久峽谷部」,向此峽谷部伸出的各個稜線群上,肩狀平坦稜非常發達,標高在900-1100公尺之間,比高400-600公尺。
3. 武界至霧社之間的河谷,在地質上主要為軟質的千枚岩狀板岩,河流向兩側侵蝕,形成寬闊的河床,但在堅硬的砂岩或板岩分佈的地點,河流被緊扼成隘路,是最佳的築霸地點,日據時代所築的武界水壩及霧社水壩,壩址即在此種隘路地形上。但水壩的建造,讓水壩上方原本開闊的河谷平原如今成為一個蓄水池。 此段河谷間,亦有許多高位河階及低位河階的分佈,高位河階位在萬大電廠南方、霧社附近,低位河階有霧社之河谷平原、姐妹源等地。
4. 霧社附近之稜線,被濁水溪與眉溪緊扼,為狹隘的山稜,至霧社附近高度降低,在地形上屬於一個風隙或風谷,被稱為「霧社風隙」,為濁水溪與眉溪發生河川襲奪後產生的景觀。 霧社風隙附近的山稜上有平坦的角階地形,此地平坦的地形,亦是河川襲奪的產物。
霧社以上濁水溪上游的河谷地形為連續的峽谷,沿岸的狹窄河階地形,為聚落人口聚集的地方,盧山、和平及靜觀等村落即建立於此種狹窄的河階上。 春陽附近有環流丘地形,標高1240公尺,比高440公尺,係台灣最高的環流丘景觀。

五、美化環境基金會與曲冰村民攜手打造永續生態有機村的努力
美化環境基金會的執行長姜樂義二十多年前,因著以天主教友身分來到曲冰參與當地教會的暑期道理班活動,立刻被曲冰好山好水吸引,就此與曲冰結下不解之緣。二十多年來,姜樂義持續走訪曲冰,並在接任基金會執行長後,便將曲冰視為基金會的工作重點之一。對於原本經濟狀況不太好的曲冰部落,美化環境基金會總是想辦法引進資源,給予地方幫助。一直沒有專業團隊進入幫忙的的曲冰部落,只有美化環境基金會在斷斷續續的機緣下運用政府部門的資源便開始在曲冰推廣社區營造與環境改造的教育推廣工作。美化環境基金會在部落除了宣導環境美化的重要性、推廣垃圾分類外,其實,基金會投注地方的,是更多關心。近年來更開始帶領著在部落待業的青年學習社區營造與大自然的經營管理,嘗試各種培訓與研討活動,讓部落青年能有多元化的學習機會。
以生態旅遊而言,早在十多年前開始,姜樂義便曾多次帶隊進入曲冰旅遊,因著山上的物質資源有限,早期便是以生態旅遊的模式進出部落。如今面對WTO的壓力,面對高失業率的農業社會,部落的產業化發展是不得不面對的挑戰,今年基金會又開始試辦幾梯次的體驗營隊或特定團體的套裝旅遊進入曲冰,參加營隊的人可以接近山水、享受寧靜,而曲冰也因為遊客造訪學習如何經營民宿與與推廣生機飲食而有些許的收入。基金會在部落中也召集了幾位失業或待業的青年,組成社區工作隊,不定期的研討或各處去觀摩,半年來編過四期的社區報,也嘗試以小包裝的蔬菜或水果直銷到台北,也送出不少社區營造計畫案爭取公部門的補助,但都不太有回應。上個月中接獲青輔會的補助,將鼓勵我們繼續努力,希望半年一後曲冰部落可以交出亮麗的成績單。

摘自《2003年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26劉育玲 / 2003/10/20 上午 01:50:34